执掌太初_第1章:瘟神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章:瘟神 (第1/2页)

   夏日如炎,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中倾洒下来,令得整片大地都是处于一片蒸腾之中,不远处的知了一个劲儿的叫着:“知了!知了!”树木都无精打采的卷着树叶儿,鸟儿也聊累了,都在树上打盹儿。
    天刑宗的中央广场外,银杏树的树冠遮蔽阳光,在那树荫之下,有一道身影,是个少年,斜倚着树干,嘴里衔着半截草根,吞吞吐吐,时而摇头晃脑,时而哼着小曲,显得十分惬意。
    “葛云师兄!葛云师兄!”
    忽然一道低沉沙哑又显得有些急切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,像是美好的意境被人破坏,少年显得有些恼怒,他皱着眉头,转过身来,望着一个三步当一步的朝他跑来的少年,舌头将草根捋至嘴角,冷冷的说道:“田艺,你嚷什么?就你那公鸭嗓,能不能不嚷?我听得耳朵疼。”
    稍许,那被叫做田艺的少年跑到近前,他一边擦拭着额间的汗水,一边尴尬的笑笑:“葛云师兄,我最近正在变声,可不就这个调调吗?”
    姓葛的少年白了田艺一眼,随即将头扭到一边,顿了顿,才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火急火燎的,找我干什么?”
    那田艺似乎已经习惯了葛姓少年的这般傲慢,径直说道:“那个瘟神又来万宝堂换修炼资源了!”
    “哦?”听到这里,葛云似是有些感兴趣了,扭头看向田艺,那眼中有些怀疑的说道:“我记得那瘟神上半个月就来换过一次修炼资源了,怎么还会来换,你是不是看错了?或者说,你在耍我?”
    田艺听得这般,顿时显得有些慌乱,急忙扯着嗓子,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葛云师兄,我跟了你这么久,你还不相信我吗?再说了,我哪敢耍你。”
    葛云见田艺反应这般大,顿时点了点头,看来确有其事,抚摸着下巴,舌头拨弄着草根,缓缓说道:“搞不好人家就是来换点普通的吃食,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嘛?”
    “不!”田艺摆了摆手,眼中充满着贪婪,语气笃定的说道:“我亲眼看到这瘟神换了十粒聚气丹!”
    “什么?!”葛云顿时惊得嘴巴张得老大,口中的草根都是掉了出来,难以置信的抓着田艺的胳膊,确认道:“十粒聚气丹?!”
    田艺淡定的点了点头,好像他葛师兄的反应并没有出他意料。
    “狗日的,老子练气五层了,每个月也就能换一枚聚气丹。”得到田艺肯定的答复,葛云咬牙切齿的爆着粗口,心里很是不平衡,要知道,在天刑宗,每个弟子的修炼资源是根据本身修为来分发的,像他这种炼气五层的普通弟子,一个月只能领取三枚灵石,也就刚好只能换取一粒聚气丹。
    而那口中的“瘟神”,也就是一个叫做荆绝的少年,修为仅有练气四层,宗门每个月发放的灵石只有两枚,连聚气丹都换不了,只能换点聚气散维持修炼。
    可这瘟神,哪来的灵石换这么多的聚气丹?
    “走!去截住他!”想到这里,葛云面色一冷,一边叫着少年,一边朝着远处奔去。
    他的想法很简单,他仅有的一枚聚气丹上半个月已经消耗完了,现在他每天无所事事,只能靠着打坐吐纳来修炼,但这般,修炼效果很差,修为涨得也是极为缓慢,所以他决定抢下那“瘟神”手中的聚气丹来辅助修炼。
    中央广场外,一段较为偏僻的山路上,身着青色衣衫少年缓步走着,这少年虽然发髻已经梳好,但像是因为梳头手法有些稚嫩的原因,仍旧有些毛糙,一缕青丝滑下,垂到那张略显稚嫩的脸颊上。
    这个少年,就是天刑宗众人口中的“瘟神”—荆绝,与大多数天刑宗弟子一般,他是个孤儿,从小被早已疯癫的绝峰峰主项天楚收养。
    早前,荆绝还是如同其他弟子一般,可以到问道堂听长老讲道,听师兄说武,不过仅是一次,自那次之后,他便被众弟子拦在问道堂外,原因无他,只是因为有荆绝的存在,其他人无法安心听道,甚至会引发骚动。
    不是因为荆绝相貌过人或是身存异香,而是因为众弟子离他太近会莫名的烦躁,而这也是他“瘟神”之名的来由。
    “有了这些聚气丹,这下应该能突破到练气五层了吧。”
    荆绝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玉瓶,眼中闪过一丝激动。
    虽然问道堂他去不了,但是天刑宗别的地方还是对他开放的,比如任务堂,他经常听到那些完成任务归来的师兄师姐们讲述着山门之外的世界,有繁华的城市,有恐怖的深渊,有风景秀丽的名山大川,有鬼刹出没的森罗死地,有丝竹之乐余音绕梁,有佳人起舞信手拈花……每每听到这些,荆绝都听得津津有味,总憧憬着一天,自己也能如师兄师姐们一般看尽天下繁华,阅尽人间无数。
    当他也准备去接任务的时候,那任务堂的执事长老拒绝了,并告诉他,只有修为到达了筑基期,才可接任务外出。
    刚开始他还以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